穷尽山水

愿不成沽名钓誉之辈

词:我的主公啊
曲:我的将军啊
填:穷尽山水

明日挥师西
还请主公少饮酒
入蜀的路不好走
亮在荆州来等候

可愿来日共
天府芙蓉城一走
相视一笑坐帐中
彼时再将宛洛收

明日挥师东
还请主公少饮酒
出川的路不好走
亮在蜀中来筹谋

可愿他日共
荆襄九郡中一走
家国大业复血仇
全我奇对于隆中


他一路坎坷一路颠簸
秉持英雄本色
三顾鱼水 风云生际会
夷陵烈火扬灰

他半生漂泊半生付托
卧龙醒天下惊
出师表里 万古鉴丹心
此去长眠定军

看他寻了四十载
寻到隆中草庐开
先生敛身且一拜
自此夙愿终不改

看他一诺千金堪千载
此生永念长安
梦中曾跃万重河与山
将汉室旧都还

他三顾 他写诚
他托孤 他未负

他为君 他为臣
他信任 他许身

他邀他东西南北走
邀他半生戎马共
他随他投身兴汉梦
随他长眠青山中

我的主公啊
你是否记得我呢
你说你许我鱼水共
何故你白帝终

我的英雄啊
你还记得承诺么
赠我的长安一枝柳
如今何故成空


明日挥师南
还请主公听我弹
惠陵的月破云彩
亮定南方再来拜

明日挥师北
还请主公共一杯
此去北伐若不归
亮尽此身来谢罪

二十七


【我自小没有父亲,遇见他那年是二十七岁】

姜维 ,字伯约,天水冀人也,少孤...... 亮辟维为仓曹掾,封当阳亭侯,时年二十七。
亮早孤......亮时年二十七,乃建奇策。

【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他的名讳】

亮身率诸军攻祁山......关中响震
“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

【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见他】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我微笑的样子】

维等觉太守去,追迟,至城门,城门已闭,不纳。维等相率还冀,冀亦不入维。维等乃俱诣诸葛亮。
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

【我没想到他会如此礼遇和看重我】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知遇之恩】

亮与留府长史张裔、参军蒋琬书曰:"姜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诸人不如也。其人,凉州上士也。"
关羽、张飞等不悦,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

【我和他很亲近,他总是称赞我】

“姜伯约甚敏于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此人心存汉室而才兼于人,毕教军事,当遣诣宫,觐见主上。"后迁中监军、征西将军。
先主于是即帝位,策亮为丞相曰:"朕遭家不造,奉承大统......丞相亮其悉朕意,无怠辅朕之阙,助宣重光,以照明天下,君其勖哉!"

【我非完人】
维谢过引负,求自贬削。为后将军,行大将军事。
戮谡以谢众,上疏曰:"......臣明不知人,恤事多暗,《春秋》责帅,臣职是当。请自贬三等,以督厥咎。"于是以亮为右将军,行丞相事,所总统如前。

【有后人评功】
郤正著论论维曰:“姜伯约据上将之重,处群臣之右。宅舍弊薄,资财无余,侧室无妾媵之亵,后庭无声乐之娱。衣服取供,舆马取备,饮食节制,不奢不约,官给费用,随手消尽。”
初,亮自表后主曰:"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至于臣在外任,无别调度,随身衣食,悉仰于官,不别治生,以长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羸财,以负陛下。"及卒,如其所言。

【亦有后人论过】
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黩旅,明断不周,终致陨毙。《老子》有云:"治大国者犹烹小鲜。"况于区区蕞尔,而可屡扰乎哉?
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欤!

【他与世长辞时我就在他身边】
【我为他收殓,之后独自回了成都】

十二年,亮卒,维还成都。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笃,召亮于成都,属以后事。

【我始终不忘他的理想,我将之继承,此生未改】
【我每次离开成都时都觉得他在看着我】

“每欲兴军大举”
“北定中原,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我给陛下写过绝笔信】

“愿陛下忍数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

【我和他一样死于心往长安的路上】

魏将士愤发,杀会及维,维妻子皆伏诛。
其年八月,亮疾病,卒于军,时年五十四。



*文字摘自《三国志 蜀志 诸葛亮传》《三国志 蜀志 姜维传》《华阳国志》《前出师表》
*第一人称可同时尝试带入姜、葛

无题五小件

侧身西望咨嗟,无危乎高哉上青天,
放眼,车水马龙滞长街。
红白喜事呈楹联,此处村落有人烟,
多谢,顽童不减当年。

浊泉烧壶水,雪水开不得。
于是愁又愁,何以温我酒?

自是少闲缺钱多是非,
偷你三分阳寿当给天。
行路难艰挂嘴边,
只作天高地远空悲切。
嶙峋怪石间,兀自羞怯,
山深雾毒望不见,半星雪。

凑桌吃热闹,点酒喝冷清。
我当是了了余情未散尽,不过摇步归自称心,
才不与你醉,酒贵,省下余钱烧成灰,风吹,招来个痴心鬼。

策马上江水,人皆笑我渡不回。
天地唯我长相伴,便是那决意不归他乡客。
有朝不复醒,信手埋。

系列日记 今人与孔明 日常感慨

其实遇见你之前我是不爱看书不爱出远门的,就算有时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挂在嘴边,我确是实在不爱读书不爱出门的。

可有了你之后就不太一样。

我开始看书,学校的图书馆成了我最热衷的地方,我常常在那里待到闭馆。从看演义,看名家点评,到后来看竖排繁体的典籍,从东汉史延伸,秦汉、春秋、魏晋、明清、铺展开历史重重,原来每一章都或引出你、或承接你,满纸烟墨,皆是你。
我食髓知味般,读书囤书,上了瘾。

后来突然就开始走了起来,你说过“饶中国士大夫,遨游何必归故乡”,于是这一生是南北东西都走遍了,我有空从书中抬头时,就沿你的步子,开始走。

我每一次都会热泪盈眶。
原来土地的力量这样强大,一千八百年前的那足迹它仍记得,一千八百年来的所有躬身拜谢它也记得,我踏上每一片土地都在低吟着你的名号,那是你的不灭,死亡无人可逃,但你让我知道了,永恒是存在的。

至诚无忘,炳在日月,烈气不散,长为雷雨。

天地皆有你。

读万卷书,寻与你相干的只言片语。
行万里路,走你曾留迹的南北东西。

后来某一天就开始写,开始听,开始感,开始爱。
你看,你还是这样,泽披万民。

拜谢丞相。

孔明说/相父说

用一首温柔到悲伤的曲,写一个弥留之际的你。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是你与季汉,留给后人的最终身影。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死而后已之人!

开放授权,欢迎翻唱。
————————————————————————
词:孔明说/相父说
曲:《阿婆说》
填:穷尽山水

阿斗呀不要哭了
坐下听听相父说
这个关头益州疲敝人才皆零落

相父呀这些年呢
已做尽了能做的
为你巩固这先帝打下的山河

阿斗别怕
虽说季汉
旧臣零落
相父怎么会不为你多着想呢?

不信你看
费祎蒋琬
继我辅赞
董允向宠攸之姜伯约心存汉

所以今后阿斗你要多听听他们的
南方已定北伐未竟
我就不归了
阿斗啊你要记得相父在这守着这山河
记得当年先帝的理想是什么

阿斗啊你会困惑
为何人们坚守着
为何用一生去践行某一个承诺
为何有时明知其不可却飞蛾扑火
大概是他们坚信理想存在着

臣本布衣
半生奔疲
告帝之灵
如今 终要长眠定军不复醒

时候到了
相父走了
你要记得
将这山河变成一片理想国
让这理想不灭传继万世火

阿斗别哭
相父睡了
兴许可以
梦见 你父亲笑着来接我呢

我眼中的本命

悲莫悲兮生别离:玄亮
乐莫乐兮新相知:维亮

天下长安(端午献文)

成都x丞相 丞相x定军山
长安x成都 屈原x汨罗江

好吧,明明就是玄亮!
祝食用愉快。

———————正文—————————

据说有些话是说不得的,像是——

“中国饶士大夫,遨游何必归故乡!”

于是他再没踏上过归家的路。
徐州,再没回过。
隆中,再没回过。
荆州,再没回过。
最后,就连成都,也再没回了。

而每处地都是有灵的。
徐州历的多,想古今有多少人终老未能归乡,也就释然了。
隆中却始终记得当年他那句“他日事成,还归来躬耕自逍遥”的诺言,于是荆州便同她一同痴痴的等着。
成都是他耗尽了心血一点一点养出的姣好美人,成都曾一度骄傲的以为他最爱她,因为他看她的眼神是那么怜惜。他亦曾去往别处,往南去了南中,不过为护她,也很快就回来了。往北去了天水去了祁山,时间和次数虽都多些,常让她牵肠思念,可都总会回来。于是成都坚定的认为她有一位永远惜她恋她的爱人,她看着面前这个她深爱的男子,按耐不住心头涌出的喜悦,想:
你这一生都是属于我的了。

这样欢喜了半天,又暗暗想:
你死后也该是我的,那时我会给你我最钟秀的土地供你长眠,要有山、要有水、要有最温驯的风、要一点儿也不比你平生去过的那些地方差,我要让你风风光光的葬在我这里,让普天下都知道你是属于我的......下次你外出的时候我可要趁空多寻思寻思这事儿,去问问道求求仙,给你我最好的风水宝地.....

成都像个少女那样揣着心思构想着一切,那边那位却是——

“亮遗命葬汉中定军山,因山为坟,冢足容棺,敛以时服,不须器物”

青史上读来都觉无情的话啊。

定军山那天却是第一次亲眼见着了这个早早耳闻的娇女成都,她看起来名不符实,“天府之国”的“芙蓉城”,怎么会狼狈到这种地步呢?

成都是星夜兼程,自听到这晴天炸雷的消息便没睡过了,她震惊,随后是愤怒,她抛下一切,跑来了定军山这里,想质问眼中背叛了自己的爱人,为什么这次不回来,还要永远......永远都不回来了?

那人却睡得沉,沉到永远不会回答他了。

于是她疯狂了,她扭头,嫉妒的看向定军山,张牙舞爪的问:“凭什么他最终要了你?你算什么东西?我成都可号益州万山起,皆匍匐在他前任他选一处小憩,可平千川江与泽,都献给他做薄礼!你、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竟敢、竟让他——”竟让他这一生不归故乡的中国饶士大夫,魂归来兮?

定军山知道了她意,也不打断,只等对方自个儿没了音,徐徐道:“他自己做的选择,自己下的命令,你何不去问他?又何苦来寻我?”

成都不再言语。她失了魂儿般回到家,自此闭门不出。她委屈得很,夜里常常哭的肝肠寸断,想那人昔日的样,又怪怨他无情弃捐,心疼自己失去爱人失的彻底。而她又偏偏是那样一个美人儿,便哭的连荆州隆中都来劝解安慰。可一点也不管事儿,成都一蹶不振般病下去了,她想,我要是死了,可都怨你,都怨你这负心郎!

于是长安这个管事儿的终于有一天自个儿沿着那万难蜀道悄声来了锦官城,硬拽了榻上的成都起来,说是不远万里来,若是被人发现了,还悬着“通敌”的骂名,自然该受最上等的迎客礼,便非要成都带他逛逛,成都怪他不懂怜香惜玉,口里骂骂咧咧,却也因着川妹子好客的性子带他悠游了自家胜地。

“这是都江堰,李冰那家伙为我筑的”
“那群家伙是堰官啦,他......他设来护我的”
“诺,锦里到啦,名字来处?这里这么多织锦的看不到嘛?他说养我都靠蜀锦啦,让大家都在这织锦,就成锦里喽”
“那是火井,产盐用的新法子,还不是他弄出来的......”

诸葛来西国,千年爱不衰。
后来有个叫苏东坡的文人这样写。写的极符合现在长安的心头感,而此时,长安并无诗性,只是对着成都道了一句:
“他很爱你。”

这话却瞬间惹怒了那少女,“不,他连回都不回来了,爱什么爱?嗯?你说,这算是哪门子的爱?”

“肺腑之爱。”

他爱徐州,沉吟梁父,是以思怀之爱。
他爱隆中,大手一挥,一对横空,赠了千古闻名,是以恩馈之爱。
他爱荆州,为之奔走,赤壁烈火熊熊,为的是与子同仇,将荆州视作最锋利的兵刃,是以同生共死之爱,
他爱成都,为之亲自诊脉、开药、调养、梳妆,一点一点为她全了性命、去了顽疾、活了气血、美了妆容、成了生命。
“这种爱,说是对爱人,倒不如说是对孩子,这样至真至诚,这样披心沥胆。他把你当作他最宠爱的小女儿,对你又怜惜、又疼爱。这般肺腑之爱,你休说你不自知!”

后面这话语气就有些重了,令她在长安面前先是噤了声,后是垂了头,最后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长安又急去说好话哄她,成都可不管那么多,她就是要在长安面前哭的这般凄厉,她就是要找个人痛痛快快的哭一场。于是长安倒了霉,一身因节庆而置新衣被涕泗弄的一塌糊涂,还无处诉苦,只能慢慢等着成都哭够了,一抽一抽的渐渐平静下来。

“哭够了?”长安没好气的问。
“嗯……”平静下来的成都这时倒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于是说,“走,请你吃粽子去,刚好逢着端午......”
长安也豁然,说去就真跟着去了。

这芙蓉城的香粽真是美味。
长安咬着粽子,想今后两边不打仗了,一定要多来成都这里蹭吃蹭喝,却见成都独自对着那江水发愣。

“看什么呢?”长安就问。
“嗯?哦,没什么,看他们投粽。”成都指向江边,“这些个傻子,每年这时候都将好好的粮食投下江去,说是来祭那个将自己像投粽子一样投了江的屈平——”
头上却遭来一记栗。
“喂!你......”

“说什么呢你,人家三闾大夫一跃身死气节存,那是壮烈、是不屈、是那乱世末年一朵盛绽的绚烂夺目的魂,你这蛮女,有没有听过他所唱的离骚,那是最长歌当哭的楚谣,天问、九歌、国殇.....每一篇每一章,句句牵人肠,字字都是从血肉里挖到白骨中,用利刃剜了心尖血而熬成的传奇歌章!”

成都从未见过长安此般激动,也就愣愣听着教训。那傻气样令长安忍俊不禁,索性也投了手中余下的半个粽子,拍拍手,竟开始击节而歌,唱的不是别的,恰是源自那屈子遗篇:

余初立世,自知此番:
【路漫漫其修远兮】
余之夙愿,仍立高志:
【吾将上下而求索】
吾之自诩,愿许此身: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吾之所见,满目皆是:
【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 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吾之自旷,如狂愤曰:
【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
吾之痛心,此者为最: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余之本心,自觉难移:
【吾不能变心而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
余久沉吟,终谓吾将: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吾道为义,足殉命兮:
【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
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
吾路为道,足殉身兮:
【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吾心为正,足殉道兮: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虽九死其犹未悔啊。

成都听到这里就突然很想见见那个叫做屈原的殉道者,胸膛中升腾的这种奇怪的渴求让她自己都觉得奇怪,这是一种那时的她并不懂得的东西,你可唤它做“崇敬”,但又觉不太贴切。那该是——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是面对每一位顶天立地的灵魂的那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是想要瞻其真容却又奇怪于那壮阔生命并无甚奇异皮囊,是令迩遐古今所有其心必异的不同族类皆可朝拜供奉,于是成都突然就、突然她成都就——竟热泪盈眶了。

没事。你不孤独。
那种灵魂吸引的可不止你一人。
你看——

“太史公曰: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适长沙,观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

“恭承嘉惠兮,俟罪长沙;
侧闻屈原兮,自沉汨罗。
造讬湘流兮,敬吊先生;
遭世罔极兮,乃殒厥身。
呜呼哀哉!逢时不祥。”
那是贾长沙吊屈原。

“楚人悲屈原,千载意未歇。
精魂飘何处,父老空哽咽。”
这头苏东坡如是言。

“酒酹湘君庙,歌招屈子魂。
客途嗟草草,无处采芳荪。”
你可见陆放翁挥笔写。

“田文当日生,屈原当日死。
生为薛城君,死作汨罗鬼。”
还有那文天祥慷慨歌。

“噗通!”
这边长安唱罢,也不见那傻女叫好恭维,自觉无趣,就弯腰捡了小石,掷去水中,也不知何角度下的,声响大的竟有些怖人,吓止了成都的半星泪。

“真败兴!”江石都怨起了长安,天正热着,它们还等成都这一哭,哭下些雨水来解暑闷呢。

“屈原他,是个怎样的人?”成都这声欲止又问竟带了三分小女儿的情怯。

“孤身追落日,深夜叫开天”长安神色泰然,答说,“他就是他自己写的那样一个胆敢去孤身追落日的人。”顿了顿,末了又开口道:
“他和你那位诸葛丞相,可是像得很。”

一样是理想的殉道者,一样的逐日死不休,一样是垂了千古名,一样的“与天地兮齐寿,与日月兮同光”!

“离骚未尽灵均恨,志士千秋泪满裳”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真是......像。

成都突然就不再敢将他唤做爱人,原来那人站的竟是那样高,叫她仰头都看不清衣角,她阖上眼回想他昔日柔情的目光,原真是如长安所说的、全是怜惜自家小女儿的模样。

那他何故这样、这样待我?
何必为我这荒蛮巴蜀女全了性命、去了顽疾、活了气血、美了妆容、成了这芙蓉锦官城的大好生命?

——傻女子,他爱你。
——这算哪门子爱?
——肺腑之爱。

“哗啦!”
这下可真是倾了狂风暴雨,下的农人叫苦不迭,怕庄稼遭了殃。

天晴后长安抖了抖发上的水,面无表情的看着还红着眼的成都,不客气拿了她两个粽子,自顾自剥开粽叶吃。
边吃边心想,这傻女,不知人只会爱人,那眼神中的柔情也不过是因着另一个人,放聪明去寻一寻,从徐州、隆中、荆州再到你成都,每一处都有那玄德公的影儿,便知那人的心之所向了。他还想得我这天下长安,为的,还不是是拱手献与那姓刘的?
但长安没将这话说出来。他还想哄着成都,让她别难过狠了,再哭出个天昏地暗……

过了端午,长安便回去了,毕竟两边还算是敌,这久待着也不算个理儿。
成都自此不再肝肠寸断的悲了,倒是一改顽劣脾气,竭心尽力去善待这川蜀大地的臣民百姓,让普天下都羡慕起来,直称之为“天府之国”。

“为了你。”成都这样想。“我会为你照顾好你所耗尽心血去体恤的百姓,为你和你的理想,为你所追随的那昭烈帝。”
——成都心若明镜,她其实是知道的。知道那人心上奉的是谁,一直念的又是谁。她爱那诸葛丞相,肺腑之爱,便比长安还懂他,知道他爱的,是天下万民。
他和刘玄德,是志同道合、足以去共为这一种理想而死的重情,是君子死知己、于是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的义气。
而他有一份大爱,爱的是天下苍生。

天下苍生啊。

他曾把对天下苍生的爱都加之于我身呢。
成都欢喜的想。
转念又想:
那我就替苍生还他这份爱。

于是后来成都有了最闻名的君臣同祀武侯祠,据说她献上了自己的心脏,皆给那人做陪奉。

为什么要纳了惠陵?
因我曾听见他在玄德公墓前唱:
“愿岁并谢 ,与长友兮 ”

【我愿意与你同生共死 相与长做知音挚友】

—————————后记——————————

多年后某一日端午,长安终于名正言顺的来了成都这里。成都听到消息时顿时微笑起来。

你看,天下长安。
是你要的天下长安。

竟又是热泪盈眶。

后来人们说那年端午下了好大一场雨。
成都只记得,长安那年淋成了落汤鸡,却也没生气,只笑盈盈的为她擦了泪,却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


当年一起逃命的鱼水逃的很幸福吧

现在转过头再来看,却十分喜欢你们那段最为困顿的岁月:

“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

这是江东微末之氏(误)张昭用来呛孔明(反被呛)的那段描述,说来倒也很贴切了,你们那时候的确是很狼狈啊,被刚到荆州的曹老板马不停蹄一路追杀,所以后来丞相在《出师表》里写“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都是实打实的话,真的一点也不夸张。

狼狈是狼狈,那时候你们天天在一起啊,那时候玄德帐下人也不多,地盘也不大(其实是刚丢)(不过不丢也不大)(喂你这样吐槽贝贝真的好么),而且当时也没那么多事情需要做(全员一心逃命哭唧唧),想到你们那时候就是天天一起骑马并肩行的样子,也许会灰头土脸的,也许有虚惊一场,但你们相视时天地霞光都化开了好嘛。

还有星夜兼程的时候,会不会相互递水啊,停下休息的时候,会不会帮对方下马啊,好多好多这种小时刻,都是在相处的过程中彼此感情的催化剂呢。

你们那个时候是真的毫不过分的情好日密吧。
后来就常常分开了,过江东,守荆州,入巴蜀,取汉中,征东吴,再后来天各一方更别提了。
你们聚少离多,各司其职,共同为了一个理想而献身。此情留给后世无限感动。

我近来更喜欢你们当年在长坂坡,仓皇逃窜侥幸得生后爽朗大笑一起嘲笑阿瞒又有些担心未来的样子。
那时季汉还只是个遥远的梦,
你们都还年轻。
夷陵、白帝、定军山,都不过是地图上,让人一扫而过的名。

《史记 高祖本纪》
高祖常繇咸阳,纵观,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
“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

《三国志 蜀书 先主传》
先主少时,与宗中诸小儿于树下戏,言:
“吾必当乘此羽葆盖车。”

怪不得,丞相说,“夫志当存高远”

《三国志 蜀书 先主传》刘备:

“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诸葛亮集 诫子书》 诸葛亮:

“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
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真.英雄所见略同。

好了好了知道你们二位是绝配君臣知己鱼水了,以后都不能好好背诫子书了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