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山水

愿不成沽名钓誉之辈

系列日记 廿八小记 天下谁人不识君

其实人间是一个令我很迷茫的地方,特别是当我发现我今生都不可能真正见到你。


身边有很多粉,各类各样的非历史粉,也尊重他们的热爱,却有时会想,他们有亲见偶像的机会啊,真...幸福。


我是说这种期盼真令人感到幸福。


当他们一觉睡醒, 在还没有接收到一夜之间这个变化不停的世界的最新消息时,应该会有一种对于那个人的新的期盼吧,Ta又参加了什么新活动?社交媒体上又更新了什么关于Ta的新鲜事?好多好多,关于未来的、无限延展的希望呐。


于是也曾沉浸于厚重历史所带来的遗憾与悲伤。那是一种既定的悲哀,无法撼动的悲恸,比如你早已辞世的事实,又比如你穷尽毕生构建与守护的国土的沦亡。


无法改变的,无能为力的,无可奈何的。

令人神往的,令人惋惜的,令人扼腕的。


我曾经以为这就是青史几行书的启示。然而你却仿佛站在不远处对我微笑着摇摇头,我神使鬼差般继续向你走,越走越觉得你离的好远,却越走越看见脚下有路千千万。再抬头便见四面八方的人们披星戴月和我结成伴,以各自的方式向你走去。


该是每一次看见古今人提及你。

该是每一次看见书中只言片语关乎你。

该是每一次写下关于你的字句被人聆听。


便终觉天下谁人不识君。


我大概这辈子都不可能亲眼见到你,但因为你,好似天下遍知己。


此地一为别 孤蓬万里征

“古代交通落后,别时容易见时难,好多相送就成了永别,所以古人珍重相聚,古诗常写送别。”
——记得原来的语文老师曾这样说过。

于是突然就想写写想象中他们的最后一次相见。


【二苏】
苏子由最后一次见到哥哥是在藤州,那时子瞻的身体状况不太好,他就苦口婆心的劝哥哥戒酒,东坡居士可没有白活六十载,知道了让对方闭嘴的最好方法便是假装赞同,当即一口应下,还作了首诗说什么“从今东坡室,不立杜康祀”。后来子由听到那久违的消息传来,第一次对他哥哥真动了气,又有些委屈的攥着手中的信札,想苏子瞻一定又是一如既往的没听自己的话,想要是他少喝酒还能多撑些时日。
兴许能活到他这信寄到,再复他又一首令天下争相传唱的东坡诗。

【玄亮】
刘备最后一次见到诸葛亮是在白帝城,彼时他精神矍铄,托孤是昨天的事,此时他觉得自己莽撞了,明明再等等就好转了,却非要惹得孔明一哭。他坐在榻上,笑呵呵的盯着对方,实觉他那先生真是生的好看,正想伸手一抚对方紧皱如川的眉头,却突然阖了眼,臂亦垂下,指尖离那人眉心,不过差了一毫。
又像是多年后地图上,五丈原差长安的那一毫。

【萧韩】
萧何最后一次见到淮阴侯是在长乐宫门外,他不敢直视对方,说“你进去吧我就不送了”的时候全身都在打颤。那人却什么也没说,半晌后只应了声“嗯”,一如既往般沉默。他于是呆呆的看着那扇宫门开启又合上,烈日明晃花了他的眼,恍惚间某道光线竟生生斑驳出那夜水涨寒溪的样子。
依稀映出当年,月下独马,徘徊少年。

【李杜】
太白最后一次见到杜甫是在鲁郡,看着这位年纪要轻11岁的年轻人望向自己的眼中仍是放出如初见时的光彩,那眼神中含着的是瞻仰、是敬佩、是狂热,还有一些则是触动了李白内心,却令他怎么都读不透的东西。说来那不过是他意气人生中再平常不过的一次与友相别,却不知怎么突然让他与这位认识多年朋友第一次长久对视起来,反倒是对方不好意思般扭了头,他却突然执了那人的手腕,半晌,又一言不发松了手。最后还是照往常一样举了杯,以每次离别境况下的欢饮大醉收了场。
后来他在沙丘城第一次很认真的给那人写信: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维亮】
姜维最后一次见到诸葛丞相是在中军帐里,原来那个被后世贡上神坛的人也照样不过是一个会生老病死的寻常人。丞相方才五十四岁,却仿佛沧桑的厉害,特别当他阖上眼休息时,染雪的鬓角和眉间的沟壑竟有些令姜维心惊。他于塌前候着,在丞相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光里,在这对于他们来说都不算故地的五丈原上,无言的陪伴着。他永远记得当对方睁开眼睛时的那种光彩,纵使已被死亡缠身,那如炬的目光却一如每次坐镇军中时的指挥若定,令人敢去交付所有信任与衷肠。
“伯约,”他听见对方唤了自己的名字,便伏低凑近些,“葬孤定军山......”
姜维首先因为听见“葬”字而震颤,随后困惑于这个地图纸上常见的地名。
“不必带回成都。”对方闭上了眼,像是耗尽了所有气力,不再言语。
多年后的姜维在临死前突然很想念天水,阖眼却只见那道千百年后依旧峥嵘奇险的剑阁关。

【曹刘】
曹操最后一次见到刘备是在汉中,那时他们该算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了,却是兵戎相见在两军阵前,曹操在战马上与同样不再年轻的对方相视无言,他长久而沉默的看向他,想在对方决绝淡然的表情中找到一丝软化的端倪,却最终叹了口气:
“玄德老弟,别来无恙啊。”
“甚好,曹公勿念。”
语气真疏离,曹操想,和当年青梅煮酒时是不一样了啊。
一晃神,对方已拔了配剑,千军听令袭来。
他便也发了号,随掩护向后方转去,背后是两军厮杀。
说好的英雄相惜呢。
曹操有些生气,于是他后来撤兵时只给刘备留下了一人份的粮草。

【短歌行 末世】上篇:初见【玄亮】

关键词:玄亮 末世AU ABO设定

*好像也没写什么过分的内容呐......莫名被屏蔽了,全文链接见评论吧

第一章 日落(评论附链接)

————————————————————————

第二章 暮色

“大哥!你救了他们也就算了,咱可不能带着这俩小孩儿去......”张飞停下,环顾四周后,凑近小声道,“咱可不能带着他俩去找“零件”啊!”

“三儿说的有道理,大哥,现在这情况,咱们这任务都保不齐能全命给完成了,现在多了这俩小孩,算个什么事儿啊。”关羽点头道。

“谁说要带他们了?”刘备皱了皱眉,回身看了一眼刚刚被自己救下来此时正在营地中央熟睡的两个孩子,转过头压低声音说,“回头把他们送刘景升那儿去,三区那边早就有准备了,这不刚好,反正基地正好缺人。”

“好主意!”张飞大喜,“我都忘了这茬了,白愁了小半天。对了,他们最后一批搜寻机过两天要到一区,咱们应该赶得上。”

“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刘备顺着树干站起身来,抖了抖外套,“今晚该我站岗,你俩没事别老瞎想,‘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不老卢当初老教育你们的吗?天塌下来了还有个儿高的顶着呢,快去休息吧。”

那两兄弟应下,也是最近着实累乏,倚着大树阖了眼,不再做声。

这边刘备侧过身,抬头看向繁密树木遮蔽下唯一的一处空隙,圆盘似的月亮恰从那里露出,月光洒了一地,照的这里倒还算亮堂。

该不是十五吧。

刘备想道。但再细究却还真一下子想不起到底是几月几号了。

管他的呢。刘备摇了摇头。这都赶上世界末日了,谁还在乎什么初一十五。

他刘备本身是基层部队出身,后来由于某次协助完成任务出色,被上边高层相中了,脾气又沉稳能管服人,就被调到了现在的特殊小队当队长。队里人才辈出,他刘备这样一放里边比较,能力上也不算拔尖,但却令一干人等皆能信服,做事儿也是有准的,所以这回灾情初现端倪时,他们队就立刻被中央委派了紧急任务。他们现在一边要配合三区刘景升那边搜索幸存者扩充基地,一边又要在东部沿海带完成这个代号“零件”的重点任务。各大高速路还全被停滞车辆堵了个遍,三天前刚被第二批搜寻机拉到徐州这边,带着弟兄们一上大道就遇到活死人过境,被追的十分狼狈,还好没人伤亡,但也只能绕开主路跑,刚巧不巧今晚遇上了幸存者,救下了这两个吓得不轻的孩子,小的那个瞧着也就8、9岁,大的也不过15、16岁,说是逃亡途中和家里大人走散了,刘备带他们回了营地安顿下来,两个小孩倒也乖巧,想来这几天带着他们活动也不会太麻烦。

“沙沙——”草丛里突然传来走动的声音

(下文链接见评论)

系列日记 今人与孔明 日常相忆

我最开始倾慕丞相的时候,夸口道,说自己以后要去走遍他所走过的路。
朋友A说:嗯,要是到时候你还喜欢他的话。
然后她问:你觉得你会喜欢他多久?
我答:只此一生。
她仅啧啧啧,没说什么,只是表示不信。
我并不反驳。在心里默默想:
苏轼写“诸葛来西国,千年爱不衰”,人们对他的爱都是千年不衰了,我辈一生,又有何不可能?
后来去武侯祠,看见香火繁盛,瞻仰者如潮,不禁热泪盈眶。
至诚无忘,炳在日月。

你看,像他这么好的人,哪里会被忘记呐。

【短歌行 末世】 上篇:初见 【玄亮】

公元2048年

人类世界遭受了既二战以来的又一毁灭性灾难,x变异性病毒泄漏并迅速扩散至全球,感染者成为行尸走肉攻击同类,被称之为“活死人”,一时间生灵涂炭。灾情爆发十年后,昔日的东方大地割据成三,分别以曹孙刘为统领,新的乱世纷争又将开场。

所以这是.......

前传。

关键词:玄亮 末世求生 AU ABO设定 大概季更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䜩,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曹操《短歌行》


第一章 落日

落日下,高速公路口停满了废弃的汽车,余晖的光晕带来无尽的苍茫落败之感,放眼望去,无一生气。男人趴在车下的空隙间,身体紧紧贴合着逐渐失去温度的大地,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胸膛因恐惧而起伏。

突然,他看见了一个几乎令他跳着叫出声的景象——踉跄前行的一双扭曲而残缺的腿,那如鬼影般的模样分明不属于人类!他拼死压抑住想要尖叫的欲望,死死咬住左臂,借此来稳住自己颤抖的身体。然而一双又一双这样的腿出现在他面前,是活死人过街,他想,只要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就好,那些东西就不会看见他正在车底下藏着、更不会像吞噬他的伙伴那样将他撕碎蚕食。

慢慢的,他逐渐习惯了周围那些拖拽着身躯行进的声音,胸膛渐渐平稳。突然,一只步履不齐的活死人被绊倒,可怖的头颅直直对向男人,张牙舞爪的将手伸向他。男人再也压抑不住恐惧,尖叫着从车的另一面打滚爬出,周遭的活死人们望向这个天降的鲜活人类,下一秒纷纷扑向他,尖叫声很快被扼杀了个彻底,众活死人四散去,一如既往的没有留下除了斑斑血迹之外的任何东西。

而离此处不远的一颗树的枝叶繁茂处,一个少年正用颤抖的双手死死捂住身旁男孩的眼睛,而他自己却见证了这场对他而言太过直白而残酷的死亡。过了一会儿,男孩摇了摇捂住他眼睛的手,试探性的叫了声“二哥”。少年一惊,松开手,神情有些恍惚,半晌,环住男孩的肩膀,亲吻他凌乱的头发,当作回应与安慰。他却突然感受到嘴里的腥甜——那是他先前自己咬破的唇。

“二哥,”男孩唤道,“我饿......”

“二哥知道......二哥待会就去给你弄吃的......”

夜幕笼罩中,一个敏捷的身影从树上滑下,奔往道路上废弃不久的车旁,搜找着。不一会儿,便拎了装满物品的塑料袋往回跑。却不知怎么突然触动了某辆车的报警装置,“滴呜!”——霎时间,在这片死寂之地奏响了狂宴的前奏曲——周遭的活死人们被这鸣叫声迅速吸引,数以千计的鬼影开始涌动。位于声音中央原本因惊吓而呆立的少年此时回过神来,他丢下了手中的袋子,开始朝来时的方向狂奔。上树、一定要上树,此时他的脑海里只剩下唯一一个念头,然而就在距离树10米不到的地方,一个宛如恶鬼的躯体朝他扑了上来,少年一躲,却被树根绊的摔了一跤,他跌倒后还不及站起,鬼影就张牙舞爪的将手伸向他,少年只好坐在地上,慌忙向后逃窜,直到抵达树下。他扶着树干半站了起来,颤抖着向上攀爬,可刚刚离地还不到1米,就被拖住了右脚,他一边拼命踢踹着那此可怖的手,一边死死拽住树枝与树藤。

“二哥......”树上的男孩突然惊恐的指向被少年当作救命稻草的树枝,话还未毕,少年便瞪大了眼睛——枝干竟出现了裂纹、并在不断扩大!

“咔嚓——”
“二哥!”

伴着惊呼,少年坠向残酷的死亡,无数森森手影正待着争抢他的鲜活血液与生命。他抬起头和男孩对视着,想要再次亲吻他的额头安抚弟弟,目光中含着面对死亡的恐惧、不甘,但更多的却是困惑。那是年幼的灵魂对自己即将夭折事实的不理解,如同纯洁的灵魂对于邪恶存在的不理解一样。然而所有这一切念头都闪现和寂灭于一刹那,因为下一秒,少年脆弱而娇小的身躯便狠狠砸向充斥着恶灵的地面——

“砰!”
“砰!砰!”
一阵巨响之后随之而来的却并非是想象中的疼痛,少年不可置信的缓缓睁开了眼睛,试探性的回头察看周围的情状。他回身,隐约瞧见一群人类,再定眼一看,恰巧望见那位为首者朝他所在的方向举起了枪——
“砰!”
黑夜中看不太清对方的模样,却也能依稀辨明那是个年轻的男人,他应该是穿了一件没系扣的夹克,衣料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举枪时胳膊旁支出向上翻的袖口,在夜色投影中远远看上去像是一把锋利的刀,那形状吸引了少年,他盯着那利刃片刻间出了神,以致于多年之后他仍旧记得这个场景,记得那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时,心中升腾起的莫名心安。

而此时,只听“砰!”的一声,子弹划破空气,直直击中他身旁一个扑朔的鬼影,一只活死人应声倒地,黑血溅了他一脸,少年感受到冰凉的液体顺着他的脸颊向下,于下颚处汇聚成滴,然后坠地。他看着远处的那支手将枪放下,随后听见行走唏嗦的声音,最终那个的青年来到了他的面前,并在蹲下身与他平视后,伸出手擦拭了一下他带有血污的脸颊,然后少年听见对方温暖而有磁性的声音:

“我叫刘备,小孩儿,你爹娘呢?”

———————————————————————

*大家国庆快落!
*失踪人口回归并首次尝试写长篇(也许是中篇?)不定期更新,慎入坑。
*本文AU,涉及ABO设定,玄亮为主,也许会有涉及曹刘,可避雷。
*虽然文笔构思都很糟糕,仍祝食用愉快(⁎⁍̴̛ᴗ⁍̴̛⁎)

词:我的主公啊
曲:我的将军啊
填:穷尽山水

明日挥师西
还请主公少饮酒
入蜀的路不好走
亮在荆州来等候

可愿来日共
天府芙蓉城一走
相视一笑坐帐中
彼时再将宛洛收

明日挥师东
还请主公少饮酒
出川的路不好走
亮在蜀中来筹谋

可愿他日共
荆襄九郡中一走
家国大业复血仇
全我奇对于隆中


他一路坎坷一路颠簸
秉持英雄本色
三顾鱼水 风云生际会
夷陵烈火扬灰

他半生漂泊半生付托
卧龙醒天下惊
出师表里 万古鉴丹心
此去长眠定军

看他寻了四十载
寻到隆中草庐开
先生敛身且一拜
自此夙愿终不改

看他一诺千金堪千载
此生永念长安
梦中曾跃万重河与山
将汉室旧都还

他三顾 他写诚
他托孤 他未负

他为君 他为臣
他信任 他许身

他邀他东西南北走
邀他半生戎马共
他随他投身兴汉梦
随他长眠青山中

我的主公啊
你是否记得我呢
你说你许我鱼水共
何故你白帝终

我的英雄啊
你还记得承诺么
赠我的长安一枝柳
如今何故成空


明日挥师南
还请主公听我弹
惠陵的月破云彩
亮定南方再来拜

明日挥师北
还请主公共一杯
此去北伐若不归
亮尽此身来谢罪

二十七


【我自小没有父亲,遇见他那年是二十七岁】

姜维 ,字伯约,天水冀人也,少孤...... 亮辟维为仓曹掾,封当阳亭侯,时年二十七。
亮早孤......亮时年二十七,乃建奇策。

【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他的名讳】

亮身率诸军攻祁山......关中响震
“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

【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见他】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对我微笑的样子】

维等觉太守去,追迟,至城门,城门已闭,不纳。维等相率还冀,冀亦不入维。维等乃俱诣诸葛亮。
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

【我没想到他会如此礼遇和看重我】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知遇之恩】

亮与留府长史张裔、参军蒋琬书曰:"姜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诸人不如也。其人,凉州上士也。"
关羽、张飞等不悦,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

【我和他很亲近,他总是称赞我】

“姜伯约甚敏于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此人心存汉室而才兼于人,毕教军事,当遣诣宫,觐见主上。"后迁中监军、征西将军。
先主于是即帝位,策亮为丞相曰:"朕遭家不造,奉承大统......丞相亮其悉朕意,无怠辅朕之阙,助宣重光,以照明天下,君其勖哉!"

【我非完人】
维谢过引负,求自贬削。为后将军,行大将军事。
戮谡以谢众,上疏曰:"......臣明不知人,恤事多暗,《春秋》责帅,臣职是当。请自贬三等,以督厥咎。"于是以亮为右将军,行丞相事,所总统如前。

【有后人评功】
郤正著论论维曰:“姜伯约据上将之重,处群臣之右。宅舍弊薄,资财无余,侧室无妾媵之亵,后庭无声乐之娱。衣服取供,舆马取备,饮食节制,不奢不约,官给费用,随手消尽。”
初,亮自表后主曰:"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至于臣在外任,无别调度,随身衣食,悉仰于官,不别治生,以长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羸财,以负陛下。"及卒,如其所言。

【亦有后人论过】
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黩旅,明断不周,终致陨毙。《老子》有云:"治大国者犹烹小鲜。"况于区区蕞尔,而可屡扰乎哉?
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欤!

【他与世长辞时我就在他身边】
【我为他收殓,之后独自回了成都】

十二年,亮卒,维还成都。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笃,召亮于成都,属以后事。

【我始终不忘他的理想,我将之继承,此生未改】
【我每次离开成都时都觉得他在看着我】

“每欲兴军大举”
“北定中原,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我给陛下写过绝笔信】

“愿陛下忍数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

【我和他一样死于心往长安的路上】

魏将士愤发,杀会及维,维妻子皆伏诛。
其年八月,亮疾病,卒于军,时年五十四。



*文字摘自《三国志 蜀志 诸葛亮传》《三国志 蜀志 姜维传》《华阳国志》《前出师表》
*第一人称可同时尝试带入姜、葛

无题五小件

侧身西望咨嗟,无危乎高哉上青天,
放眼,车水马龙滞长街。
红白喜事呈楹联,此处村落有人烟,
多谢,顽童不减当年。

浊泉烧壶水,雪水开不得。
于是愁又愁,何以温我酒?

自是少闲缺钱多是非,
偷你三分阳寿当给天。
行路难艰挂嘴边,
只作天高地远空悲切。
嶙峋怪石间,兀自羞怯,
山深雾毒望不见,半星雪。

凑桌吃热闹,点酒喝冷清。
我当是了了余情未散尽,不过摇步归自称心,
才不与你醉,酒贵,省下余钱烧成灰,风吹,招来个痴心鬼。

策马上江水,人皆笑我渡不回。
天地唯我长相伴,便是那决意不归他乡客。
有朝不复醒,信手埋。

系列日记 今人与孔明 日常感慨

其实遇见你之前我是不爱看书不爱出远门的,就算有时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挂在嘴边,我确是实在不爱读书不爱出门的。

可有了你之后就不太一样。

我开始看书,学校的图书馆成了我最热衷的地方,我常常在那里待到闭馆。从看演义,看名家点评,到后来看竖排繁体的典籍,从东汉史延伸,秦汉、春秋、魏晋、明清、铺展开历史重重,原来每一章都或引出你、或承接你,满纸烟墨,皆是你。
我食髓知味般,读书囤书,上了瘾。

后来突然就开始走了起来,你说过“饶中国士大夫,遨游何必归故乡”,于是这一生是南北东西都走遍了,我有空从书中抬头时,就沿你的步子,开始走。

我每一次都会热泪盈眶。
原来土地的力量这样强大,一千八百年前的那足迹它仍记得,一千八百年来的所有躬身拜谢它也记得,我踏上每一片土地都在低吟着你的名号,那是你的不灭,死亡无人可逃,但你让我知道了,永恒是存在的。

至诚无忘,炳在日月,烈气不散,长为雷雨。

天地皆有你。

读万卷书,寻与你相干的只言片语。
行万里路,走你曾留迹的南北东西。

后来某一天就开始写,开始听,开始感,开始爱。
你看,你还是这样,泽披万民。

拜谢丞相。

孔明说/相父说

用一首温柔到悲伤的曲,写一个弥留之际的你。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是你与季汉,留给后人的最终身影。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死而后已之人!

开放授权,欢迎翻唱。
————————————————————————
词:孔明说/相父说
曲:《阿婆说》
填:穷尽山水

阿斗呀不要哭了
坐下听听相父说
这个关头益州疲敝人才皆零落

相父呀这些年呢
已做尽了能做的
为你巩固这先帝打下的山河

阿斗别怕
虽说季汉
旧臣零落
相父怎么会不为你多着想呢?

不信你看
费祎蒋琬
继我辅赞
董允向宠攸之姜伯约心存汉

所以今后阿斗你要多听听他们的
南方已定北伐未竟
我就不归了
阿斗啊你要记得相父在这守着这山河
记得当年先帝的理想是什么

阿斗啊你会困惑
为何人们坚守着
为何用一生去践行某一个承诺
为何有时明知其不可却飞蛾扑火
大概是他们坚信理想存在着

臣本布衣
半生奔疲
告帝之灵
如今 终要长眠定军不复醒

时候到了
相父走了
你要记得
将这山河变成一片理想国
让这理想不灭传继万世火

阿斗别哭
相父睡了
兴许可以
梦见 你父亲笑着来接我呢